您好,欢迎访问山东泰山蓝天律师事务所官方网站!     今天是:

律师申请“三公”公开 13个部委回复

浏览量:1518次

    单位食堂招待一天吃掉13万元,一个月招待费超过200万元,一年招待费高达1200多万元;一部公车一年的维修费花了10万元;一部公车一年换了40个轮胎,平均不到10天换一个轮胎……公款消费中的诸多怪现象引起社会关注,公务接待费、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因公出国(境)费这“三公”问题成为官方与民间的热门话题。


  今年以来,温家宝总理三番五次强调,“三公经费”要公开。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向多个部委申请公开“三公”信息,13个部委给他进行了正式的回复。李劲松说,全国“三公”消费达9000多亿,这个数字是国家财政和中国纳税人无法长期承受的,这个问题必须得到纠正、制止,这一次“三公”公开,中央部门带头,下一步肯定是各省市都要晒“三公”消费的账本,从而减少“三公”消费中的浪费和腐败问题。

  律师申请“三公”公开,13个部委回复

  今年以来,国务院三令五申要求中央部门压缩预算,并要求各部门务必于今年6月将三公经费支出情况向社会公开。这是各部门公开“三公”经费的时间表。

  5月初,北京忆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劲松向多个部门提交申请,要求公布“三公”数据。据悉,李劲松要求公布的数据共有26项,包括相关中央单位公车型号、车牌号、越野车数量、车辆运营费用等;出国支出;公务接待费用等。

  到目前,李劲松接到13个部门的回复,其中包括新闻出版总署、海关总署、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科技部、教育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农业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中国人民银行、国家粮食局、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邮政局、国家档案局等。

  教育部给李劲松的回复是,“感谢您对教育部政府信息公开工作特别是‘三公经费’开支公开的关注和参与。接到您的申请后,我们进行了仔细研究并多次开会协商。作为国务院的政策执行部门,教育部会和其他部委一样,将按照国务院的决策部署,如期公开‘三公经费’支出。根据5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决议和财政部的工作安排,2011年6月我们将公布经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批准的2010年‘三公经费’决算支出,并按照全国人大要求一并公开2011年‘三公’经费预算。届时请登陆教育部门户网站查询。”

  记者登陆教育部网站发现,教育部2010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决算数合计2,496.12万元;因公出国(境)费1,545.48万元;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199.59万元;公务接待费751.05万元。2011年“三公经费”财政拨款预算数合计2,509.60万元;因公出国(境)费1,546.00万元;公务用车购置及运行费195.60万元;公务接待费768.00万元。

  国家粮食局给李劲松的回复是:“非常感谢您对粮食工作的大力支持。非常理解您对腐败现象之深恶痛绝。非常感同身受您对祖国昌盛之殷切希望。共同祝愿人民安康,祖国昌盛!您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已收到,我们会尽快给予回复。”

  科技部给李劲松的回复是,“……我部部门预算(含三公经费总额)已经于2011年4月14日在门户网站公布,我们将按统一要求和部署逐步推进此项工作。相关财务票据和凭证,目前仅提供国家执法、纪检监察、审计和上级财务监管等部门查验……”

  记者登陆科技部网站发现,该网站对于“三公经费”的介绍非常少,只是简单地称,“2011年,核定科技部用财政拨款支出安排的出国(境)费、车辆购置及运行费、公务接待费三项经费预算4,018.72万元。”

  相比之下,审计署的“三公经费”公布情况最具体,受到媒体和专家的称赞。审计署公布称,去年因公出国617万元,派69团组368人次;公务用车1229.65万元,养206辆车花1114万,购车4辆,车辆购置支出115万元;公务接待657.42万元,涉外接待支出140万。

  然而,国家发改委给李劲松的回复是,“依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和国办关于施行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你的来函中申请公开的25个事项均不属于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范围,我委不予提供。”

  公开“三公经费”带动公民知情权

  “对回复的情况,我总体上来说是满意的”,李劲松对本报驻京记者说,“首先,这些部门的答复是书面正式回复,体现了他们对《政府信息公开条例》这部法规的敬畏;其次,是给我这个共和国普通公民个人的回复,这显现出了对共和国普通公民的基本尊重。第三是,有关部门对‘三公’问题都给予了基本明确的回答,说明他们对‘三公消费’公开这个事情已经放在心上了。”

  李劲松称,作为一名律师,他的法制观念和公民责任意识、纳税人的权利意识更强一点。对于社会上的一些腐败现象,很多人只是做“事不关己”的看客,有的人只是简单地批评几句。就好像大街上有着大堆的垃圾,许多人没有想到自己可以做些什么事。“我有一个这样的观点,我是13亿中国人之一,我对这个国家至少有13亿分之一的责任,为了改变社会的不公平,每个人做出一点点努力,社会的不公平现象就会越来越少。”

  有3个部门的回复称,“三公”有关数据不属于公开范围。李劲松称,“这些说法反映出有些部门观念上的错误,他们在给我书面回复之前,已经电话与我联系过,说明了他们的观点。我指出他们的观点是错的,我让他们给我一个回复。只要按规定及时书面回复了,其他的事情我根据情况来看,看有无必要争论下去。我肯定说他的观点是错误的,他们坚持自己的观点,这需要社会的评判。”

  李劲松称,政府公开“三公经费”有着重要的意义,这让所有的公务员明确知道,这些钱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政府工作人员是人民的公仆,公务员做事情,一定要接受纳税人的监督,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温家宝总理明确说过,要创造条件让人民来监督。“三公经费”的公开,实际上带动了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央纪委、纠风办的工作人员不可能对全国所有的“三公”消费问题及时发现,老百姓是纳税人,是距腐败现象、腐败行为最近的,他们最容易发现腐败行为。中央已经发现,“三公”消费中的腐败问题已成为全国范围的一个毒瘤,而且成为国家财政不能承受的一个重负。

  李劲松说,中央部委总的“三公”消费金额才90多亿,这个数字实际上不大。但从全国来讲,“三公”消费如同一个金字塔,越到下面人数越多,“三公”消费中的腐败问题更多,李劲松分析认为,全国加起来的就是9000多亿,这个数字是国家财政和中国纳税人无法长期承受的。这个问题必须得到纠正制止。这一次,中央部门带头,下一步肯定是各省市要晒“三公”消费的账本,从而减少“三公”消费中的浪费和腐败问题。

  “‘三公’消费公开的价值,更重要地是在于底层的公开。比如说,国家部委公布了‘三公经费’数字,普通老百姓可能无法判断其中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老百姓可以看到隔壁的餐馆是谁在吃饭,谁在说话。到市级、县级,当地的老百姓(当地的纳税人)就能发现他们的问题。比如说,审计署有多少部车,老百姓不知道,但一个县城的审计局有多少车,老百姓会知道的。在当地的县城里,一顿饭需要多少钱,老百姓也会判定他的合理性、真实性。”李劲松说。

  公开是第一步改革是第二步

  按照国务院要求,98个中央部门须于6月底公布部门“三公经费”情况。而根据目前媒体的报道统计,科技部、国家文物局、中国工程院、中国科学院、教育部、审计署、文化部、民政部、新闻出版总署等少数部门已公开“三公经费”,多数中央部门的账单迟迟不见公布,九成部门尚未公开“三公经费”。

  为何多数部门没有按时公布“三公经费”?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近日做客强国论坛时表示,有些部门比较心虚,对自己的“三公消费”公布以后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没有把握。这进一步证明了“三公消费”确实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三公消费”主要指公车消费、公款吃喝和公费出国。竹立家称,要遏制“三公消费”,对其性质就要有一个认识。“三公消费”是种腐败现象,一个人一旦获得了这种权利,获得一些个人方面的享受、特许,比如吃喝不花钱,随便滥用公车,找个理由就出国,花费大量纳税人的钱,在群众中就会引起很不好的反响,对于党的威信造成不良的影响。

  对于一些部委过于简单的“三公经费”数字,竹立家称,“现在公布出来的‘三公消费’是一个总的方面,公款吃喝多少、公车使用费、出国费用是多少,没有细化,公众就无法监督,人大常委会也无法监督,没有细化,就不知道这些费用是不是合适、合理、符合公众要求。”

  “三公消费”复杂的地方是很难鉴定哪些是合法的,哪些是不符合相关规定的。“比如说一些特殊的用车是合法的,比如警用车,医护部门的急救车,外务部门的接待用车,这都是比较合法的。还有我们国家规定的部级以上的干部有专车,这都是合法的。”竹立家举例说,至于不合法的,比如说公车消费大量泛滥,乡镇干部都有专车,名义上不是专车,实际是专车,派个秘书也有专车,这都是不合理的,跟相关文件的精神和相关管理条例是不相符合的。

  “按照有关规定,目前我国只有正部级以上干部才有资格配备专车,副部级以下官员只有工作用车。然而,实际上许多市、县、乡镇领导都有专车,且其中相当一部分是价格昂贵的大排量汽车。因此,第一步要实现刚性预算,严格公车管理。从观念上就要剔除官本位的思想,否则执行起来也会打折扣。”国家发改委有关官员曾这样说。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张鸣发文称,“要想遏制三公消费,给百姓一个交代,首先要做的是限制政府的开支。作为一个现代政府,预算没有审核,没有限制,显然是荒唐的,没有一个刚性的预算开支,再有道德的政府也会乱花钱的。为了实现这一点,让人民代表大会等行政机构另外的机构来审议限制政府的开支,是非做不可的事情。否则,限制三公消费,就像过去曾经做的努力一样,迟早会付诸东流。”

  对于“三公经费”公开问题,世界上其他国家是怎么做的?竹立家说,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在世界上任何国家都有“三公消费”,政府要运转、要运行,肯定有一些相关的运行费用,包括职务运行费用。但是这个费用在世界各国是严格限制的,比如说像公车,发达国家几乎没有一般的公务用车,在欧洲很多国家,连部长、司长都没有专车,完全是开着自家车上下班,在公务活动中有一些自己用的公务用车,但数量很少。

  对于目前正在进行的“三公经费”公开,有媒体评论称,中国首次审查‘三公经费’支出,彰显出中央高层回应民意的决心。

鲁ICP备37090202000131号

版权所有:山东泰山蓝天律师事务所    地址:山东省泰安市东岳大街409号望山大厦四楼    邮编:271000     您当前是第2909891位访客

咨询电话:0538-6316800  0538-8226587    传真:0538-8298362    E-mail:lantianlaw800@163.com    网址:www.lantian-law.com.cn